知乎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网第一时间为您更新作品义魄雄风
知乎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网
知乎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网 乡村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网游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穿越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灵异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狗万的代理模式 言情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同人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架空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军事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历史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排行榜 玄幻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仙侠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竞技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短篇文学 武侠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校园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推理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重生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官场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耽美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科幻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总裁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好看的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誓不为妻 美女老师 官道天骄 御夫有术 承少独宠 都市藏娇 医妃无价 暖妻来袭 亿万老爹 恋恋红杏 热门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全本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知乎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网 > 武侠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 > 义魄雄风?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92? 时间:2019-9-9? 字数:14642?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功成名就逍遥游    下一章 ( 没有了 )
  雪花纷飞之中,辛甘率群豪携黄金进入皇宫。

  群豪不由趁机欣赏神秘又宏伟的皇宫。沿途之人则纷纷向辛甘行礼申贺着。

  辛甘便沿途含笑答礼着。

  不出盏茶时间,辛甘立见皇上率皇族及诸吏由前方出现,他立即止步转身道:‘各位!皇上将到!请准备跪!’

  ‘是!’众人立即放下手中之包袱。

  立听皇上先道:‘平身!壮士平身!’辛甘仍然率众下跪恭

  皇上快步上前道:‘朕太委屈驸马及众壮士矣!’说着,他已扶起辛甘。群豪便跟着起身。

  辛甘道:‘启奏父皇!蒙国已灭!’

  ‘很好!各位乃万民救星也!’

  ‘不敢当!启奏父皇!儿臣另取回蒙国黄金!’

  ‘很好!赏给壮士吧!’

  ‘谢谢父皇!’

  皇上愉快的道:‘先歇息吧!’

  ‘遵旨!’立见三吏上前行礼及引导群豪离去。皇族便先上前向辛甘申贺。

  诸吏跟着上前申贺。

  辛甘一一含笑答和着。皇上便率众离去。

  经由皇上沿途所述,辛甘知道朝廷已厚加阵亡官军以及民夫,长城各边关更只剩下三千人防守而已。

  朝库之长期负担为之大减。皇上更询及少林诸僧协助之事。

  辛甘便据实以告。

  皇上便笑不语。他们一入殿,便先入座品茗着。

  不久,辛甘已略述灭蒙之经过。

  众人不由听得春风面。

  当天晚上,皇上便在太和殿宴请辛甘以及群豪。群豪为之大开眼界。人人暗咋宫中人员之享福。

  他们不客气的取用美酒及山珍海味。一个多时辰之后,众人方始欣然散席。

  翌上午,群豪便畅游皇宫。他们便天天畅游及大吃大喝着。

  七之后,辛甘方始率众叩谢离去。群豪便搭车南下。

  辛甘便先行掠到少林寺。不到一个时辰,他已被入少林寺。辛甘便再度申谢着。双方叙良久,辛甘方始离去。

  翌上午。一名钦差已被入少林寺。

  他展旨宣过皇恩,便赠送一幅金匾以及六十万两黄金,诸僧深感光荣的叩谢皇恩哩!接着,二僧已把金匾悬上正面。

  ‘护朝安民’四个金字立即熠熠生光。诸僧为之春风面。

  且说辛甘昨天离开少林寺之后,便直接赶返晋江,他一返家,立见双亲及小欣然来。

  他不由愉快的入内。不久,他们已入厅就座。

  辛喜迫不及待的询问灭蒙经过。

  辛甘便含笑扼要叙述着。

  众人为之大喜。

  不久,辛喜道:‘皇上把杭州赋收赏给我们哩!’

  辛甘怔道:‘这…朝库此次减不少哩!’

  玉屏公主含笑道:‘驸马放心!父皇与太上皇研究过此事,天下已旺,赋收必可及早补充此笔支出!’

  ‘可是,我们已富,何必锦上添花呢?’

  ‘驸马若未灭蒙,天下已落入蒙人手中矣!’

  ‘这…我总觉得不妥!’

  辛喜含笑道:‘我们明年多做些公益吧!’

  ‘好!’

  ‘你先去见见太上皇吧!’

  ‘好!’

  辛甘便先入内沐浴更衣。

  不久,他已含笑离去。

  不出盏茶时间,辛甘已会见太上皇三人。

  太上皇愉快的道:‘盖世大功也!’

  ‘不敢当!’

  四人一入座,辛甘便道出经过。

  太上皇愉快的道:‘内忧外患全逝,天下太平矣!’

  ‘是的!谢谢太上皇赐赋!’

  ‘呵呵!小意思!若让蒙人入宫,后果不堪设想矣!’

  ‘这批蒙人真不知死活!’

  ‘木蛀而后虫生!吾朝骇有所警惕!’辛甘不便置评的点点头。

  太上皇道:‘驸马替朝廷保荐三千名壮士吧!朝廷将借重他们强化各边关以及各衙之战力!’

  太上皇便道出构想。

  辛甘听得连连点头。

  因为,他决定趁机提拔群英堡人员。

  双方叙良久,辛甘方始离去。

  当天晚上,他愉快的与亲人们共享佳肴。

  辛彦三兄弟不由惋惜失去宰蒙人之机会。

  他们膳良久,方始散席。

  不到半个时辰,辛甘便与玉屏公主快活,她为报恩,便发妇般陪老公畅玩各种花招。良外之后,他们方始歇息。

  翌上午,辛甘便含笑入三合堂。

  不久,他便与温启东一家三代叙着。

  不久,温启东道:‘汝之修为又进哩!’

  ‘是的!经过连夜力劈,功力更强劲矣!’

  ‘可喜可贺!足见汝已全部收功力!’

  ‘是的!’

  ‘今后宜多服丹行功,或有意想不到之成就!’

  ‘好!’

  不久,他道出太上皇挑三千名高手之事。

  温启东含笑道:‘趁机安排群英堡人员吧!’

  ‘我正有此意!’

  ‘天下已定!他们该享福矣!’

  ‘是的!’

  ‘该如何安排布杰三人呢!’

  ‘先探探他们之口气吧!’

  ‘好!如何安排杭州之赋呢?’

  ‘多做些公益吧!’

  ‘好!’

  温启东含笑道:‘择期物资优之少年入堡调教吧!’

  ‘好点子!群英堡不可散掉!’

  ‘不错!他们可守住汝之基业!’

  ‘好!这些年来,曾爷爷、爷爷及爹出钱又出力,我不知该如何报答,银庄已存钱甚多,您们取回一部份钱吧!’

  温启东含笑摇头道:‘汝之成就及三合堂之声响,便是吾人之最大财产,吾人已见财,足矣!’

  ‘这…好吧!谢谢!’

  ‘据报已有数千名商人入贵州观察经商情形,他们如果有意投资,吾人就成全他们,以了却心事!’

  ‘好!’

  温启东笑道:‘群英堡人员何时返堡?’

  ‘约需再过七?有事吗?’

  ‘吾打算在过年前,办妥昌儿之喜事!’

  辛甘喜道:‘恭喜!新娘子是谁?’

  ‘马家沟回堂长女马蕙!’

  ‘门当户对也!’

  ‘不错!马家是全国大药商之一,吾打算与他一起销售贵州及苗族药材,以免各地药商跋涉至此地!’

  ‘好点子!我终于等到这杯喜酒啦!’

  ‘是呀!’

  他们便口茗叙着。良久之后,辛甘方始离去。他便直接入群英堡翻阅名册挑选着。

  温启东则发飞函通知马家准备成亲。第六天下午,群豪便结伴返回晋江,辛甘便率众这群长征蒙古之间之同伴入堡及准备庆功。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便与布杰三人在书房密商着。

  布杰三人无意作官,反而更客观的推存人选。

  不出一个时辰,辛甘已妥三千名正选及一千名备选。接着,辛甘探询布杰三人之今后打算。布杰决定留在群英堡。留风有意返潼关。

  宋义则有意返杭州。于是,辛甘先各赠他们三百万两白银,然后,他同意留宋二人返乡,他另聘布杰式升任堡主。

  他更表示栽培群英堡的下一代弟子。

  布杰便含笑支持此事。于是,他们各自约谈三千名正选人员。

  众人一听可以做官,不由欣然同意。当天晚上,辛甘便在群英堡内设下庆功宴,贵宾共有太上皇等三人、辛甘全家人、独孤世家、三合堂以及慈光寺诸僧。

  佳肴虽然区分荤素,人人皆充欣喜。不久,太上皇起身代表朝廷慰勉众人以及敬酒。气氛为之一阵沸腾。接着,辛甘宣布朝廷聘用三千人入仕之喜讯。气氛为之昂扬。

  辛甘便又宣布温世昌将与马家沟回堂马蕙姑娘成亲,群豪为之一阵欢呼以及纷纷举杯申贺。三合堂诸人便起身申谢。然后,辛甘宣布布杰接任堡主。众人为之鼓掌欢呼。布杰便起身申谢。

  辛甘又宣布留风及宋义将返潼关及杭州之事。

  他更宣布准其余人员自择去留。他又宣布栽培下一代弟子。他宣布这一大串喜讯,立使气氛热到最高点。

  这一餐因而聚近一个半时辰。

  翌起,布杰便正式接任堡主,未获入仕之二千余名群豪一致答允留堡,众人便开始挑选资优少年入堡。

  三合堂人员则雇人在群英堡布置礼堂。

  又过二,回堂主人马扬已率亲人及新娘子前来拜访辛甘,辛甘便陪双亲愉快的接见他们以及申贺。

  然后,他陪马扬诸人住入一座庄院。

  接着,他陪他们入群英堡礼堂。

  温启东便愉快的陪他们在内外逛一圈。

  当天下午,辛甘便陪温马二家人员拜访太上皇三人,太上皇不但申贺,更各自赠送一件隋朝古宝。此二宝当然出自辛甘所赠。

  温马二人为之大喜!尤其马扬诸人更觉荣耀!

  翌上午,这对新人便在群英堡中拜堂成亲,太上皇不但亲驾福证,更愉快的为双方道出一大串吉祥话。众人为之人喜!

  礼成之后,众人纷纷入席。豪华酒宴便正式登场。

  不久,辛甘以新郎姐夫身份先出来敬酒。气氛为之热烈!

  接着,男女双方长辈出来敬酒。然后,这对新人出来敬酒。

  场面为之热而纷纷!众人便聚到夕阳西沉,方始散席。

  翌,马扬便在群英堡设下归宁宴。

  群蒙再度大吃大喝着。一个多时辰之后,众人言始散席。

  翌中午,辛甘在堡中举行除夕团圆宴,他先行赠送每位群豪一万两白银,众人深感意外的纷纷申谢。

  辛甘愉快的道:‘在江湖中,本堡最资浅,可是,本堡为天下除恶以及灭蒙,我们所立之功最大,是不是?’

  ‘是!’

  ‘明年起,本堡有不少人要与我们分离,请大家勿伤感,因为,他们之离去,代表本堡实力已扩大,是不是?’

  ‘是!’

  ‘今后,请留在本堡之人服从布堡主之领导,并且以培植人才为第一要务,俾随时支持及协助外出的弟兄,好不好?’

  ‘好!’

  ‘来!千言万语归诸一句,干杯!’

  ‘干杯!’

  众人不由欣然干杯!

  太上皇愉快的忖道:‘好一位领袖人才!’

  他便与众人聚着!

  元宵之后,辛甘陪太上皇三人及玉屏公主启程返宫,三千名高手亦同行,留风及宋义也欣然在沿途指挥前进着。

  温光宗父子则陪马扬赴苗族及贵州押运药材。

  温启东则与辛喜在贵州出售产业,因为,近万名商人贪图免赋之利头而纷纷前往晋江洽购贵州产业。

  温惠珍及独孤真则不定期的管帐。

  如今已无人前来借钱,却天天有利钱收入,另有福建及杭州之赋收,所以,二女不必天天被套牢在群英堡中。

  她们便欣然陪着亲人。

  且说辛甘陪从人进入杭州之后,他一边巡视各衙赏加菜金,一边陪太上皇三人游杭州,群豪沾光的舒畅身心。

  宋义更在两湖买下一座庄院。

  十天之后,他们方始前往苏州畅游。接着,他们游到潼关。

  翌上午,留风已定居于城内。辛甘诸人因而放心的赴京城。

  这天上午,他们一到宫前,立见皇上率皇族以及文武百官含笑来,太上皇便含笑率二位皇后及辛甘先去。

  双方行过礼之后,辛甘便介绍群豪。群豪便下跪行礼。

  皇上愉快的吩咐众人起身。不久,众人已欣然入宫。

  不出半个时辰,六吏已把公文交给群豪。

  原来,辛甘早已派人送上此三千人之资料,皇上亦分配妥职位,群豪一见果真做官,不由得心花怒放。

  翌起,群豪便由五十名官吏分组同时指点为吏之道。

  辛甘则与公主成双成对恩爱着。

  一个月之后,群豪便由皇上设宴嘉勉着。

  翌上午,群豪已携公文及皇上之赏赐欣然赴各衙及边关上任,他们的任务便是授武提升军士及衙役之体力。他们的官职则比照县令,可谓风光之至!

  他们挟辛驸马之威获得上下之全力支持!他们也努力推动此次任务。

  十年后,各衙及边关战力皆已提升十倍以上。

  且说辛甘在群豪离宫之次,他便陪玉屏公主出宫,他们便沿途畅游开封洛以及两湖之名胜古迹。

  途中,他们更到河南辉县马家沟拜访回堂。

  立见大批药商正在买药材?

  马扬父子便恭他们入内。

  回堂共有六家店面,其中一家供诊治病患,其余五家负责售药材,如今皆家家客及热闹纷纷!

  立见马扬率媳及下人前来恭着!

  不久,双方已入厅就座。

  辛甘含笑道:‘三合堂之售药已移至本地吗?’

  马扬含笑道:‘是的!药商们皆称许此举!’

  ‘很好!热络的!’

  ‘是的!全仗驸马之赐!苗人及贵州人天天采集药材,使车队每隔三便启程运药,确保药材之供应。’

  ‘很好!’

  ‘驸马…’

  ‘新家别如此客气!直呼我为阿甘吧!’

  ‘是!上月十六寸在黄果树瀑布东北方之白头峰顶发现大批毒蛇盘踞金线莲,产量甚多矣!’

  辛甘含笑道:‘好!我下月再去采收!’

  ‘谢谢!’

  他们便品茗叙着。

  当天晚上,辛甘夫妇便在回堂作客。翌上午,他们便启离去。他们仍沿途畅游着。这天下午,他们已住入庐山一家客栈内。

  他们一直在庐山畅游十天,方始离去。

  庐山之朦胧美加上夜夜宵,使玉屏公主留下完美的印象,她娇似牡丹,她终春风面着。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返回庄中。立见众亲人欣然出

  玉屏公主一见到四儿子,忍不住一一上前抱着。辛甘便与亲人入内叙着。

  当天晚上,他便与独孤真快活着。

  二人尽兴之后,独孤真道:‘堡内已物五千名少年,他们皆已进行奠基工作,群豪皆认真督练。’

  ‘很好!可有赏赐?’

  ‘有!各赏五百两!每月另各赏三两!’

  ‘反应如何?’

  ‘甚佳!’少年之亲人皆甚喜!

  ‘很好!银庄生意呢?’

  ‘仍无人借钱,每月收入之利钱约九千万两白银!’

  ‘真可观!该散散财啦!’

  ‘就等您回来下令!’

  ‘好!我下月安排此事!’

  ‘上月自杭州收赋七千余万两白银!’

  辛甘怔道:‘这么多呀!会不会太苛啦!’

  ‘不会杭州百业兴旺,利润甚多!’

  ‘福建呢?’

  ‘约可收入近千万两!下月将可确定!’

  ‘仍然每年收赋一次吧?’

  ‘是的!此时,皇上谕人出售蒙马十八余万匹及各项战具,共赐赏二千余万两,皆已在上月底送入堡中!’

  辛甘苦笑道:‘父皇太疼我们!’

  ‘是的!爹已在上月底派人在杭州加建一百家学塾,建地区则加建二百家学塾,皆由我们负担一切支出。’

  ‘很好!’

  ‘今年端节,是否再办龙舟赛?’

  ‘好!并在杭州办理吧!’

  ‘好!’二人又温存良久,方始歇息。

  翌上午,辛甘一入群英堡,立见大批少年正在蹲马步,群豪则在旁指点,布杰则笑来行礼。

  辛甘含笑道:‘不错的!’

  ‘是的!承您之赐!我们管吃管住又可按月领三两白银,这种收入已经不亚于一名妇人,他们因而知思勤练!’

  ‘很好!循序渐进!别太急!’

  ‘是!’

  辛甘便入现场含笑瞧着。良久之后,他方始进入内厅。

  不久,独孤真已陪他进入地室,立见她指着右侧之大批木箱道:‘银票皆已封入箱中,每箱皆值五百万两。’

  ‘骇人的!’

  ‘是的!平均每月收入九千万两哩!’

  ‘我会安排散财工作!’

  ‘好!’

  ‘其余箱中皆放着地状及借单吗?’

  ‘是的!另有三十箱黄金及五千箱白银,每箱各有三千锭黄金或白银,每锭各重十五两,留供备用!’

  ‘很好!’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出来。

  不久,辛甘过布杰入内吩咐着。

  翌上午,五百名高手已各携走二十万两银票,他们赴各衙请各吏雇工修桥、铺路、清河道以及铺筑山道。

  天下之工人们为之增加收入。此外,杭州及建地区更全面修饰名胜古迹。两湖更修饰得宜山宜水宜人。

  辛甘则在翌便赶往贵州。

  午前时分,他已在峰上逐走毒蛇。他便率二千名妇人采收金线莲。

  入夜之前,峰上之金线莲已送车队运走,辛甘便赏每位妇人一块碎银,乐得她们连连申谢着。

  辛甘便含笑掠返晋江。

  他一返庄,便每服丹行功着。若非必要,他不接见任何人!

  因为,他要进一步突破武功。    月如梭,才一晃便过三年余,辛甘经过这段期间之服丹行功,他已经确定自己的修为进入巅峰阶段。

  他的功力已收发由心!

  他的‘流星赶月’轻功身法亦已达超凡入圣之境界,他的速度至少已提高一倍,杭州几乎已成为他的厨房般近。

  他更可在一个时辰内来回贵州一趟。

  贵州之产业早在三年前售尽,不过他持续来回贵州采售金线莲,他也顺便探视贵州人。

  三合堂及回堂仍然每隔三天便自贵州或苗族运走药材,所以,他们一直雇人修铺沿途道路。

  他们更固定每年各送大耳族及大鼻族六十万两白银,因为,他们每年至少自云贵赚取七、八百万两白银。

  这其中尚不包括售金线莲。因为,他们皆把售金线莲之钱交给温惠珍。

  群英堡每月之利钱收入一直保持在八千余万两,每年自杭州及福建之赋收亦每年皆超过三千余万两。

  所以,辛喜每年皆在天下大作公益。

  他们只花费不到一成,便博得万民之拥戴。

  自上月初起,不少商人便开始还钱,独孤真便每月固定兑人一千万两黄金及二千万两白银存入地室。

  因为,他们要避免天下出现奢侈之风气。久未公开现身之辛甘在这天再度出现啦!

  因为,太上皇及二位太后又要到晋江渡假。此外,皇上已出巡到洛城。

  二位太后一见玉屏公主所生之四个儿子皆似小帅哥般英,便心生欣喜,四个小帅哥亦伶俐的粘着她们。

  三后,他们便在群英堡参加温启东之百年寿宴。

  ‘人生七十古来稀’,温启东今年正一百岁,却仍然精神奕奕,连太上皇及二位太后也心生钦敬!

  各地贺客更早已把堡中挤得水不通。

  受过三合堂恩惠之人群更歌颂不已!

  辉县马家沟之药商们更由马扬率领前来申贺。

  温启东为之老怀大慰!

  他愉快的接受众人之贺寿。

  他的子孙们则婉拒各种贺礼。

  午时一到,堡内外之宴席正式启用。

  二千余桌已汇成旺盛的人气。不久,辛甘先行出来逐桌敬酒招呼着。众人如子见父母般仰慕及欣喜着。接着,温光宗率子孙出来敬酒。然后,温启东走过每一桌申谢着。恭贺声音为之此起彼落着。

  未中时分,现场正在热闹之际,大地倏暗。

  众人为之一征!不知何人冒出一句‘天狗咬!’众人为之大骇!

  大厅中之太上皇也大骇!因为,他昔年治朝时也遇过‘天狗咬’,他为之减过赋,可是,事后发生天灾人祸,甚至包括海盗及获国侵犯。他忆起此事,不由变。人心为之一阵慌。

  温启东呵呵笑道:‘巧合!巧合之至!’众人便循声望去。

  温启东呵呵笑道:‘二十七年前,也发生过此景吧?’立即有不少人附和。

  ‘呵呵!当时,辛驸马哭啼半哩!’

  辛喜立即道:‘是呀!’

  ‘呵呵!谈谈此事!’

  ‘好!’

  辛喜便详述抱子四处求医之经过。辛甘之孩子们不由听得津津有味。

  足足过半个多时辰,辛喜方始道毕。

  温启东立即接道:‘其实,辛驸马当时巧食灵物引起身子不适之哭啼,他如今之成就便来自那一刻!’众人不由恍悟!

  温启东又道:‘其实,此乃天地运行之一种现象,当今天下已太平,家家户户已温,何必在意此景!’

  不少人立即附和着。

  温启东又道:‘经吾估计,再过半个时辰,便可恢复光明,大家何不趁此良机好好的叙叙,俾留下回忆呢?’

  辛甘立即道:‘是呀!请听我说几句话!’众人便循声望去。

  辛甘道:‘我由双亲及自己之体验,我深深发现唯为善必获天佑以及为善最乐,先请各位参考。’

  立即有不少人附和及歌颂着。

  辛甘道:‘天下已太平,大家已辛苦大半辈子,今后该好好的到处走走,一来可增见闻,二来可使各地更繁荣,如何?’

  ‘是!’

  ‘尤其长期做工、耕田及捕鱼的大叔大伯们更该轻松一下!’

  ‘是!’

  ‘谢谢各位一直对家父母之协助!谢谢大家!’众人立即抱以热烈的掌声。

  黑暗之大地倏见灰蒙。

  众人仰头一瞧,倏见一大圈光环。

  温启东呵呵笑道:‘快放光明啦!大眼福吧?’众人便好奇的瞧着。

  其实,此景便是‘白银’,随着星球之运转,光度越来越强,众人也越生欣喜,厅内之人纷纷出来仰视着。天下各地之人群早已惊慌的敲喊的赶天狗哩!连出巡天下之皇上也为之不安迄今哩!又过不久,大地重现光明啦!阳光亦使人不敢视。

  辛甘喝道:‘干一杯!如何?’众人齐声答允着。不久,众人已欣然干杯。

  辛甘又道:‘愿今乞寿翁下回带我们再赏一次此景,如何?’

  ‘好呀!’

  温启东笑呵呵的道:‘谢谢大家!’现场再度热闹不已!

  太上皇返厅一入座忍不住干杯着。因为,他已在方才悟透人生啦!

  这场寿宴一直聚到天黑方始散席。众人取走剩菜肴边协助清理现场。

  辛甘诸人则返三合堂品茗叙着。良久之后,众人方始各返庄歇息。

  翌上午,辛甘便陪太上皇及温启东前往苗族及贵州,他们以游山玩水心情逛二个半月,方始返晋江。

  三天后,皇上已率八吏抵达。辛甘便他们住入另一庄中。

  当天晚上,皇上便与辛甘、玉屏公主及太上皇、二位太后共膳叙着。

  皇上愉快的道:‘当今盛况乃本朝之巅峰也!’

  辛甘含笑道:‘恭贺父皇!’

  ‘此皆驸马之功也!’

  ‘不敢当!儿臣受恩最隆矣!’

  ‘此乃汝该得也!’

  ‘谢谢父皇之赐!’

  皇上愉快的道:‘朝库已足,各行清明、战力高昂,朕决定恢复和试,再举贤才缔造本朝盛况。’

  ‘父皇英明!’

  ‘各衙吏皆奏呈增塾造才及端正风气,驸马意下如何?’

  ‘正确之至!福建及杭州一直致力此事!’

  ‘好!朕就进行此事!’

  太上皇笑道:‘遍修天下名胜古迹,引导正当活动!’皇上欣然含笑同意!他们便品茗叙着。

  三天后,辛甘便陪皇上出巡福建各地。沿途之繁荣使皇上赞不绝口。

  他们便沿两广进入云贵各地。

  一个多月之后,皇上愉快的离开云贵入川。

  皇上不知已赞美过多少次啦!

  尤其苗人之汉化自立更生,更使皇上大悦。

  这天下午,他们接近成都,修见二名老者由前方官道右侧林中掠出,开道之侍卫立即勒马停住队伍。

  辛甘掀帘一瞧,立即拉去。

  因为,他发现此二老来意不善。何况,此二老之打扮醒目的。

  右侧之老者一身白衣袍,左侧老者一身黑衣袍,而且两人之白发上各套上一个白布或黑市头环哩!他一掠,便飘落二老身前三丈处。

  立见白衣老者道:‘汝便是辛甘?’

  ‘不错!二老有何指教?’

  黑衣老者道:‘汝功盖天下?’

  ‘不敢当!’

  白衣老者道:‘各地黑道被汝所毁?’

  ‘不错!’

  ‘够狠!吾二人乃黑白双判,听过否?’

  ‘抱歉!没有!’

  ‘温光宗没与汝提过吾二人?’

  ‘没有!’

  白判声道:‘吾二人在昆明潜修三十年,竟让汝趁隙名利双收,吾二人今要会会汝,敢否?’

  ‘行!不过,我一向手不留情!’

  ‘嘿嘿!吾双判之掌下亦未有过活口!’

  ‘很好!我可以安心超渡二位啦!’

  ‘够狂!但愿汝有此能耐!’

  ‘掌下见生死!’

  ‘行!’

  双判身形一分,便依犄角而立。只见他们一气,衣袍便无风自动,那二张脸迅即惨白,辛甘立即知道他们必然修练煞之功力。

  于是,他提足功力以待。双判倏闪,便一起劈来。辛甘便扬掌去。

  轰轰二声,双判身子一晃!辛甘却夷然不动。

  官道两旁之三十余株树立即纷纷落叶。

  砰砰声中,诸树纷断。白判喝句杀,二人已并掌劈来。

  辛甘便提足功力劈去。双判倏地撤掌便剩掠而上。

  轰轰声中,断树纷飞而上。双判翻身由上劈下。

  辛甘便扬掌劈去。

  轰轰二声,双判已撤身飞向半空中。

  辛甘趁隙胜掠而上及疾劈出二掌。

  双判挥单一劈,便利用震力翻掠入林。空中立似午后焦雷般轰响。

  辛甘一见他们身手灵活,便决定改变战术。

  刷刷二声,双判已由两侧扑来。

  辛甘便闪身向前再转身劈向白判。

  白判便滑溜的飘闪。

  轰声之中,三十余树立被劈碎。黑判已趁机弹指力攻向辛甘之右胁。

  辛甘便闪身再劈向白判。而且是一口气劈出八记掌力。

  白判连劈七招,终于被迫硬劈向第八记掌力,只听轰一声,他不但掌疼如折,气血为之翻腾。

  他急忙向后撤身。黑判立即连攻来三记掌力。

  辛甘脚踩飞鸿步法,迅即避过此三掌。他毫不停顿的向白判攻出六记掌力。

  白判骇得向上掠去。黑判骇急生智,便扑向侍卫们。

  辛甘为救驾,果然截住黑判。

  黑判便闪入右林中。

  白判便趁机翻落地面。

  辛甘立即刹身道:‘护驾!’六十名侍卫便护住皇上四周。双判亦立即会合。

  辛甘转身道:‘少失身份!来吧!’双判便再度联手出击!不过,他们这回采取游击战术。

  辛甘一见他们飘闪如风,便从容出招。

  他有充分的功力及时间与他们周旋着。

  又过盏茶时间,便有二百余名群豪主动前来护驾,辛甘心中一安,便提出功力连连疾劈不已,双判便提足功力上下左右掠闪着。周围之树纷作替死鬼。

  辛甘越劈越有劲,便大开杀戒不已!

  不久,双判已被迫硬对上一掌。轰轰二声,双判已向外飞出。

  白判更是闷哼一声。辛甘便疾劈向黑判。

  他连劈八掌,黑判便被迫对上一掌。一声啊叫之后,黑判已吐血飞出。

  白判情急的闪身劈掌。

  辛甘求之不得的疾拍出六记掌力。轰一声,白判吐血飞出。

  辛甘一瞥黑判已逃入左林,便疾劈向白判。轰一声,白判已粉身碎骨。

  衣衫便与血纷飞向空中。群豪不由骇喜加。

  辛甘立即掠入左林中。刷一声,他一追近,便劈出一掌。掌力未到,黑判已腾空避。

  辛甘便又劈出左掌。身负内伤的黑判不由骇然翻身。砰一声,他又挨一掌。他不由吐血飞出。

  辛甘立即又劈出一掌。轰一声,黑判已成碎

  众人便遥见空中之血雨惨状。

  辛甘吁口气,便掠向现场!群豪便上前行礼申敬。辛甘便答礼申讲着。

  皇上愉快的道:‘驸马!’辛甘立即掠到车前。

  皇上含笑道:‘他们若有意入宫,吩咐他们同行!’

  ‘遵旨!’辛甘便上前转达此事。群豪惊喜的答允。

  辛甘便率他们到车前行礼。

  皇上愉快的道:‘三后,在成都府行待命!’

  ‘遵旨!’辛甘便请众人起身。他便取出十张十万两银票交给十人道:‘先安顿家人吧!’

  ‘诺谢驸马!’众人便行礼离去。辛甘便留下二十人善后。不久,他便又与皇上共车离去。

  皇上愉快的道:‘驸马果真功盖天下!’

  ‘不敢当!儿臣料不到仍有此种恶人!’

  ‘若非驸马,恐无人能制伏此二人?’

  ‘是的!不过,该已无这种身手之恶人!’

  ‘很好!驸马宜把此传授诸子!’

  ‘儿臣已由另二代为诸子奠基三年矣!此番返庄之后,必遵父皇之谕,及早传授他们此种武技!’

  ‘很好!’    三之后,那批群豪已护驾出巡。皇上便由甘肃、陕西沿途巡视着。这一天下午,他们一近皇宫,立见皇族及诸吏已经列队跪,皇上愉快的道:‘平身!入宫再议!’

  ‘遵旨!’不久,皇上已率众入宫。

  侍卫们一送到殿前,便列立着。

  皇上一入殿,便就座及指向一旁道:‘驸马!’辛甘会意的行礼入座。

  ‘平身!’诸吏便与皇族入殿行礼。

  ‘平身!’

  ‘谢皇上!’众人便依序列立。

  皇上笑道:‘朕此次出巡,只见国泰民昌,四海承平,各衙吏治大清,战力大增,此乃本朝之巅峰矣!’众人纷纷歌功颂德着。

  辛甘不由麻掉一地母皮。

  皇上却愉快的聆听着。良久之后,皇上道:‘朕为再创盛世,已谕随行八吏拟妥诸项进措施,明早朝再议!’

  ‘遵旨!’

  ‘朕今夜赐宴,众卿及皇族全到!’

  ‘谢皇上!’不久,众人已跪送皇上。

  皇上便率辛甘离去。

  不久,辛甘已在驸马殿内沐浴更衣。他吁口气,便服丹行功。

  当天晚上,太和殿内喜气洋洋及酒香四溢。辛甘再度成为敬酒的对象。

  足足过一个半时辰,方始尽兴而散。

  翌早朝时,八吏纷纷呈上奏折。其余之吏纷纷听得既喜又皱眉。

  因为,他们已明白皇上由科试请一批人‘荣退’啦!皇上一一赐准八吏之奏,便欣然退朝。他一退朝,便会见辛甘叙着。

  辛甘又留宫中十天,方始离去。

  他便直接飞掠南下。

  午前时分,他已欣然返庄。他不由大喜自己之轻功大进。

  他便先返房沐浴更衣。然后,他入厅与亲人们共膳着。

  膳后,他便召集三询问诸子练武之进度。

  翌起,他便先调教飞鸿步法。小帅哥们久盼此刻,不由欣然练习着。

  当天晚上,玉屏公主便主动入房报到。

  辛甘搂她道:‘公主更美矣!’

  她妩媚一笑,便送上一吻。

  二具身子便动不已!衣物便纷纷被‘三振出局’。

  不久,二人已上制造噪音。公主便似娃般合!她更似妇般发着!

  辛甘便畅玩各种花招。良久之后,公主已茫酥酥!

  辛甘不由趁机追杀着!

  公主不由怪叫连连!

  辛甘不由充征服快!他便欣然赠送纪念品。

  ‘好…驸马!’

  ‘美公主!’

  二人不由一阵温存。

  良久之后,公主吁口气道:‘妙哉!’

  ‘太上皇三人还好吧?

  ‘很好!三位老人家已喜欢上此地!’

  ‘!’

  ‘驸马!各地之借款已还九成余哩!’

  ‘太好啦!足见天下已富!’

  ‘是的!全仗驸马之功也!’

  ‘不敢当!全仗朝廷之恩及大家之努力!’

  ‘客气矣!若无驸马除暴安天下,绝无此盛况!’

  ‘好甜喔!’啧一声,他已亲上樱。公主便顺势送上香吻。

  二具身子再度黏上。两人便恩爱的温存不已!

  《全书完》
上一章   义魄雄风   下一章 ( 没有了 )
霸世妖姬夺魂笛(又名阿通正典波霸大胆好小子清源古月清风啸江湖血剑残阳剑啸残阳古龙残卷之太
义魄雄风最新章节阅读《第十八章功成名就逍遥游》txt下载,知乎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网第一时间更新作品义魄雄风,如发现未即时更新请联系我们。义魄雄风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知乎外围足球网365_足彩外围et365_365外围钱没到账网。